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宋丽萍多举措推动内幕交易综合防控体系建设

2018-08-25 20:26:24

宋丽萍:多举措推动内幕交易综合防控体系建设

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宋丽萍昨天出席了在沪举办的“内幕交易警示教育展”巡展开展仪式。她在发言中表示,深交所位于市场一线,一直以来高度重视内幕交易防控工作。近年来,为配合国务院五部委联合工作组,贯彻落实中国证监会关于防控和打击内幕交易工作部署,深交所不断适应新的形势,创新手段,多举措全力推动内幕交易综合防控体系建设。

具有严重的危害性

宋丽萍称,内幕交易高发、频发具有严重的危害性,不仅损害了市场公信力和发展潜力,侵害了投资者权益,对市场的改革与发展也造成了严重阻碍。例如,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实体经济对产业整合和并购的需求迫切,但受制于内幕交易,资本市场并购效率受到较大影响。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过程,也是内幕信息集中生成的时期,在客观上容易诱发内幕交易。

“如果不有效防范,面对活跃并购市场显著的利,以及内幕交易泛滥可能更加突出的弊,资本市场就不得不做出慎重的权衡,并在很长时期里抑制,甚至是放弃部分市场并购功能。”宋丽萍认为,这中间固然有市场和公司自身的因素,同时也与内幕交易等违法活动对并购重组进程的干扰密切相关。此外,内幕交易严重侵蚀了市场公平、公正的基石,如不加有效遏制,势必挑战社会容忍度,带来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据宋丽萍介绍,从今年查处的案例来看,内幕交易多发生于特定的时间节点。如并购重组实质性操作的关键阶段;大股东股票解禁或减持前后;年报、半年报等定期报告披露前。这反映了在市场全流通后,实际控制人、大股东、限售股东等与二级市场的关系愈加密切,对股价的敏感度在提高,在二级市场从事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违规行为的动机在增强。

而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倾向是,内幕交易有向经济决策管理领域蔓延的态势。如展览展示的李启红、刘宝春案件等,公职人员卷入内幕交易的案件有所增多。宋丽萍说,最近,国务院发布《关于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决定取消和调整314项部门行政审批项目,其中证监会取消和调整审批项目32项,占国务院部门清理项目总数的10.2%,数量位居首位,这反映了政府推进行政审批体制改革的决心和较强的执行力,有利于内幕交易的防控

调查取证难度较大

据了解,长期以来,由于对内幕交易的司法行政调查取证难度较大,涉嫌内幕交易案件的线索最终查实并追责的比例并不高。证监会受理的案件线索,最终立案约占三成,移送公安机关的不到一成,提起公诉和最终判决的比例就更低了。

针对这一现状,宋丽萍表示,为加大对内幕交易的打击力度,今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开始施行

宋丽萍多举措推动内幕交易综合防控体系建设

。《解释》细化了违法情形,并在举证、处罚措施方面进一步提高了对内幕交易的威慑力度。例如,在犯罪认定方面,公诉机关只要证明犯罪嫌疑人的特定身份等基本事实,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有明显异常交易行为等内容的,犯罪嫌疑人如果无正当理由或者正当信息来源,可以认定构成内幕交易罪。

“这是惩处内幕交易的重大突破,大大提升了对内幕交易犯罪的刑事打击力度,使更多原先疑似过失泄露或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案件有望受到刑事追责。”

防控举措初现成效

发言中,宋丽萍还指出,深交所位于市场一线,一直以来高度重视内幕交易防控工作。近年来,为配合国务院五部委联合工作组,贯彻落实中国证监会关于防控和打击内幕交易工作部署,不断适应新的形势,创新手段,强化规则制度建设,深化教育培训和舆论宣传,着力提高内幕交易发现能力,保持高压态势,全力推动内幕交易综合防控体系建设,并重点开展了以下工作:

第一,优化和完善监察系统,增强内幕交易的发现能力。

深交所根据市场发展,对监管指标进行动态调整,不断更新监察系统内幕信息知情人数据库,并设计开发了一系列针对性强的报警和分析模块。一旦上市公司重大信息发布前股票交易异常,触及内幕交易报警指标阀值,监察系统将自动进行报警,及时提供涉嫌内幕交易行为的线索。“中山公用”、“天山纺织”等内幕交易案就是通过重大信息公告前异常交易报警发现的。2010年以来深交所累计上报异动线索中,涉及内幕交易的占比80%,今年前9个月上报内幕交易线索达到前两年的总和,为案件的及时查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加强规则制度建设,完善和细化内幕交易信息知情人报备要求和流程,推动上市公司实现内幕交易信息“全过程”管理。

据悉,深交所建设完成了内幕信息知情人电子申报和调查系统,实现信息申报、交易核查、事后处理、违规处罚全程电子化管理,完善内幕信息知情人数据库。目前1500多家公司共申报内幕信息知情人30多万人。同时,还推动上市公司完善敏感信息管理,建立涵盖重大信息形成和传递全过程的“留痕”制度,严格记录重大事项筹划过程、参与人员、讨论市场等信息,强化对接触相关信息人员的管理、登记,确保事后监测有据可查。

第三,跨区域、多层面、多形式开展专项培训教育,构建立体宣传络。

2010年12月下旬开始,深交所采取实时远程络直播与现场培训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防控内幕交易的专题培训,提高培训覆盖面和培训质量。重点讲解内幕交易防控形势、法律、内幕交易防控体系、典型案例及严重后果,强化对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高管人员、中介机构及政府部门相关人员的警示教育,进一步提高相关方的内幕交易防控意识和能力。2010年以来,累计开展培训80余期,参加人数2万余人,培训地点基本覆盖全国各地。

深交所还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投资者教育和内幕交易警示结合起来,提升警示教育的效果。今年以来,在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的统筹下,深沪交易所划片对36个证监局辖区4000多个证券营业部,开展了“投资者保护培训交流活动”,深交所将防控内幕交易作为培训的重点,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第四,加强内幕交易专题研究,推进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

针对惩治内幕交易所遇到的法律和制度问题,深交所综合研究所陆续完成了《并购重组内幕交易防控机制研究》、《内幕交易的法学实证分析》、《特殊形态内幕交易认定疑难问题研究》等专题研究报告,就内幕交易的法律规则和执法机制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制度建设,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

宋丽萍称,股价涨幅偏离值是衡量内幕交易严重程度的重要指标,深交所近期统计的重大资产重组、再融资、高送转、股权激励四类重大事项,披露前股价异常波动情况出现了一些改善的趋势,相关重大事项披露前20个交易日股价涨幅平均偏离值从2009年的8.06%逐年递减,一直降到2012年的3.17%,显示深市的内幕交易防控举措初现成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