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河南担保案祸害近两千人算命先生非法圈钱3

2018-08-19 20:15:49

河南担保案祸害近两千人 算命先生非法圈钱3亿

独家调查2009年以前,鹤壁市不只一个人看到毛凤鸣在公园摆过卦摊。到明昆公司担保案发,终于有受害者将当年的算命先生,与眼前这位担保公司老总联想起来。一场骗局过后,上千户人家血本无归。一个算命先生引发的动荡,令鹤壁这个地级市风声鹤唳。

2011年底以来,全国犹其是河南,已经发生多起融资性担保机构超越经营范围,非法圈钱从事委托贷款、高风险投资活动,后因资金链断裂而引发挤兑事件。河南鹤壁明昆担保的非法集资,仅是其中典型一例,但受害范围人数之多,非其它担保案件能及。

2012年12月中旬,一封标题名为《鹤壁人民求救!》的邮件发至21世纪邮箱。

邮件爆料称:河南省鹤壁市2012年11月出现投资担保公司诈骗老百姓血汗钱事件,波及3000余户,涉事至少3个亿资金。事发的公司名为“鹤壁市明昆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昆担保公司).

12月20日早晨7点左右,21世纪到达位于黄河以北的鹤壁市,大雪初停,寒风凛冽。

与爆料人碰头的地点,是在郊区一个偏僻的小宾馆内。不到20分钟,陆续赶来的30多名受害人将房间挤得爆满,人流甚至排到了房间外的走廊上。

令21世纪震惊的是,在眼前被担保公司骗去血汗钱的人中,除了白领、私营业主、公务员,还有不少明显是从田间地头赶过来的农民。许多穿着破破烂烂的人哭成一片。

据爆料人出具的一份政府通报文件显示,截至2012年12月9日,共登记明昆担保公司相关集资款3231笔,涉及群众1798人。事实上,随着时间推移,以上人数和金额一直在不断增加。

明昆担保受害人聚集起来讨债

合法机构的非法勾当

近两千借款人的3个亿,在明昆担保公司手中血本无归。

工商资料显示:鹤壁市明昆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2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人代表:毛凤鸣,主营业务范围为: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信用证担保;诉讼保全担保、履约担保业务、符合规定的自有资金投资、与担保业务有关的融资咨询、财务顾问等中介服务。

明昆担保广告招牌实景

在河南众多担保事件中,明昆担保公司的特殊之处,在于拿到了融资担保经营资格。

按照2011年7月发布的《河南省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名称冠以省辖市行政区划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

除此以外,河南省还规定,经营融资性担保业务的公司,须将注册资本金交由银行托管,设定一定的托管比例,每个月由监管银行部门提供报表。监管部门还会不定期对担保公司进行审查。

融资?担保是担保业务中最主要的品种之一,信用担保机构通过介入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企业或个人这些资金出借方与主要为企业和个人的资金需求方之间,作为第三方保证人为债务方向债权方提供信用担保。

在这个业务过程中,担保公司始终作为中介的角色而存在。简单而言,担保公司不得参与资金筹集、转借等资金融通行为。而明昆担保公司正是做了这种超越经营范围的非法集资活动。

正是基于明昆担保公司高达5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和名义上宣称的受到严格风险监控,众多受鼓动的客户才把自己手中的钱交给明昆担保公司担保的项目。

明昆担保公司方面承诺给出每月1分到2分5不等的高息,也就是月息1%到2.5%,远高于一般银行存款利息。这对于大多数身在中等不发达地区,完全不懂投资理财为何物的人来说,绝对是不小的诱惑。

据初步统计,明昆担保公司非法圈钱的款项达3亿多,主要均投向了两家公司:鹤壁众圣置业有限公司(简称:众圣公司),和鹤壁市琦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琦新公司).

明昆担保公司向众圣公司担保的借款凭证

但是,据后来的官方调查结果显示,众圣公司及琦新公司均系明昆担保公司的关联公司:明昆担保公司负责人毛凤鸣既担任琦新公司董事长,又在众圣公司中占有股份。也就是说,毛凤鸣通过明昆担保把客户的钱借给了自己旗下另外的公司和项目。

而在《河南省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中有明文规定:融资性担保公司不得为其母公司或子公司提供融资性担保。直到事发为止,明昆担保及毛凤鸣一直掩盖了以上真相。在此背景下,众多客户的钱交到明昆担保公司手中,实际属于变相的高息揽储和非法集资。

以合法的担保公司作掩护,毛凤鸣做起了非法集资、资金腾挪、高风险投资等一条龙的“资本运作”。圈钱后,上述三家关联公司进行了疯狂的多元化投资。据受害者透露,主要包括:位于河南安阳市的一块楼盘,名为“江山明珠”,据称投入达1.2亿;鹤壁市西臣投村一块土地,鹤壁市淇河附近一块土地;在民生证券与中原证券开户炒股,亏损2400多万;投机期货,亏损超过3000万元。

至今,鹤壁市政府成立的明昆公司工作小组尚不能给出明昆担保等三家公司的剩余资产估值数据。

算命先生离奇转身成富豪

明昆担保的董事长毛凤鸣,究竟是何许人?

在场的受害人中,不只一个人确认:2009年以前,毛凤鸣一直在鹤壁城区的公园里摆摊,以给人算卦为生。

一不留神,算卦先生竟成了担保公司老总,“据说是在算卦时得到了某位贵人的赏识。”

2009年以后,仅仅两年时间,毛凤鸣就由一介算命先生,窜升为鹤壁当地炙手可热的富豪。毛凤鸣究竟是在哪里掘到了第一桶金?至今无人能知。

鹤壁上的毛凤鸣介绍

除了董事长毛凤鸣,很多人也认得明昆担保的总经理郑国庆,“郑以前是一家汽车修理厂的老板。”

2010年1月31日,就在明昆公司成立不到一年的时候,一场在北京全国人大会议中心举办的“表彰大会”给毛凤鸣、郑国庆开始带上数层光环。

会上,毛凤鸣被授予:“时代先锋·第六届全国改革创新诚信建设十大风云人物”;郑国庆被评为:“时代先锋·第六届全国改革创新诚信建设十大杰出企业家;”成立仅半年的鹤壁明昆担保,被评为:“2009年度全国改革创新诚信建设示范单位”,“中国100家最具发展潜力知名品牌企业”,“2009年度,中国中小企业品牌500强”。

不只一个客户介绍,之所以敢借钱给明昆,很大程度上都是被明昆办公室里那一堆堆的获奖证书“闪瞎了眼睛”。明昆担保公司的获奖证书(会议地址为全国人大会议中心)

毛凤鸣个人的政治光环,也是众多担保户信赖明昆担保实力的一大原因。

近年来毛凤鸣获得的政治荣誉包括:鹤壁市山城区人大代表、鹤壁市淇滨区政协常委、2011鹤壁十大杰出青年、鹤壁市十大经济人物、民盟鹤壁市委非公经济工作委员会主任。

利息因人而异,或有政府官员涉资

到目前为止,21世纪追踪的几起河南担保事件,单起担保案,受害人数往往在200人以内,唯独鹤壁明昆公司担保案,受害者超过千人。

和一般担保公司少则数十万、多则上千万的“借款”不同,明昆担保公司的金额完全不设下限,最低的连五千、一万也有。

一家住农村的吴女士向21世纪哭诉称:因为家中丈夫卧病在床,没有收入来源,她只好到建筑工地搬砖头,每搬一块砖才得2分钱。辛辛苦苦攒下的两万块投到明昆担保,就是为拿每月的利息,补贴一下药费,谁知把治病的钱也搭进去了。如今丈夫躺在床上已经到了无钱看病的境地。

但是,明昆担保给吴女士的月息只有1分,只因她钱少,家在农村。当吴女士得知明昆担保对其它人的利息承诺时,不禁倍感愤怒:但凡家在鹤壁城区和四郊县城的客户,明昆担保给出的利息承诺都是1点5分,甚至有的是2分。

连吴女士这样家在农村的困难户,都能成为1700多名受害人中的一员,参与到运作极为复杂的融资担保中来,实因明昆担保有着强大的营销体系。

据了解,明昆担保在鹤壁地区下属的三县四区都有办公地点,一线的业务员被称为“信贷员”,已达到跑遍每一个村、每一个小区的地步,以致不少村都是全村户户出资参与。

据受害者们介绍,为吸引更多的人出钱,毛凤鸣还一度向人们展示过鹤壁市某副市长在明昆的借款单。

而事发后明昆公司某高管受害者透露,鹤壁市工信局某局长亦有向明昆公司借出资金,明昆担保给领导们的利息都高达5分。工信局,正是监督担保公司运行的部门。

12月7日清查报告公示受害人数1798人

事发之后监管资金消失

最开始,客户们存向明昆担保的短期借款都能按时偿还。从2012年9月起,明昆担保突然出现到期不让取款的现象,大家开始向鹤壁市工信局投诉。

客户洪女士介绍,在不让人取款的同时,明昆担保还提高借钱的利息,将原来承诺的月息1.5分提高到了2分,巨大诱惑之下,洪女士在10月份、11月份又陆续向明昆担保存入数笔资金。后来洪女士才想明白,当时的提息,应该算是明昆最后的疯狂了。

明昆担保注册资本金5000万,按相应规定应存于监管银行,未经上级监管部门许可,不得提取,用以充作出现兑付问题后的风险准备金。

2012年11月份,在受害者多次上访后,鹤壁市工信局方面终于宣布:由于明昆担保资金出现卡壳,工信局方面已经同意明昆担保取走了存放在监管银行的5000万元。

事后明昆公司高管向客户们透露:在此期间,被取走的托管资金,经工信局批准,用于兑付了相关政府领导的钱。

此外,明昆担保所有的股东财产包括房屋、车辆都已经进行了转移,董事长毛凤鸣已亲自将电脑中的账目销毁。

2012年11月17日,在受害群众的不断催促下,鹤壁市淇滨区成立了专门的明昆工作组,参与此案

河南担保案祸害近两千人算命先生非法圈钱3

。并每周公布一次案情进展。

到目前为止,以毛凤鸣、郑国庆、郭武军为主的三家涉事公司10名股东已被鹤壁市方面控制。但是,关于三家公司具体的涉案金额,及5000万元资金的流向,工作组至今未给出明确答案。

爆料人们称,明昆担保案至今仍未进入立案环节,因此,具体的解决和兑付遥摇无期。

21世纪来到明昆担保的办公楼所在地,靠着街面的明昆担保广告牌还在,但明昆公司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尽管目前鹤壁担保案统计的涉事金额仅超过3亿元,但受害范围人数之多,非其它担保案件能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鹤壁这个地方太穷,明昆担保公司最后连农民们五千、一万的钱也要。据21世纪所知,还有不少家住市区、已经失业的家庭妇女,是将自己家的房子卖掉,拿钱投入明昆公司,自己另外租房居住。

目前,受害者一方面寄希望于政府的工作小组能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则又因时近年关,对清理工作的进展缓慢感到不满。过激的上访行为和政府监控之间引发的矛盾时有发生。

一个算命先生引发的动荡,令这个地级市风声鹤唳。(注:文中所有名字均为化名)(.2.1.世.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