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长油退市牛散称愿意接手

2018-11-25 17:51:56

长油退市“牛散”称愿意接手

资料图

4月11日,上交所正式决定终止*ST长油上市交易。15万名股民的投资“钱景”因此暗淡,陈庆桃是这15万人里受影响最大的一个。去年的年报显示,陈庆桃共持有*ST长油777.7万股,是第一大自然人股东。

长期以来,陈庆桃都是资本市场上的“传说”——他擅长买ST股,并获封“ST股专业户”。*ST宏盛、*ST炎黄、*ST金泰等,都曾是他的“猎物”。此番入股长油,亦有一些声音认为,陈庆桃意在博重组。

“我做的都是长线价值投资。”4月9日,陈庆桃对新京报表示,他买入长油,是因为发现“长油是家好公司”。

陈庆桃试图对*ST长油的退市危局做些什么。他呼吁,董事会应该从交易所追回年报,并通过第三方审计,把真相查清楚。“我不会卖出长油的。”陈庆桃甚至说,如果大股东愿意,他可以帮助大股东推进*ST长油的重组。

但陈庆桃的这些设想,随着*ST长油退市,失去了作为的空间。

当时真的感觉有投资价值

新京报:你是怎么关注并投资*ST长油的?

陈庆桃:以前关于长航油运这个公司,我看过很多的报道。即便到2013年底和今年年初,一些关于长油的报道都很正面。

根据2013年的年报,长油的总资产是一百多亿元。而且它是央企,是蓝筹股,政府对它的支持和关注很高。而且,2011年的时候,长油还进行了增发。

我觉得,增发之后,公司有钱了发展肯定更好。

另外,长油还有一些银行贷款。如果它做得不好,没有偿还能力,那谁愿意给它贷款呢?

新京报:于是你就觉得*ST长油具备投资价值?

陈庆桃:又是央企,又是国际化平台,规模又是世界级的。长油当时真的让我感觉有投资价值。

我们投资,不找这样的公司,找什么样的公司?

我买的时候退市新规还没出

新京报:你的建仓成本是多少?

陈庆桃:3元多(注:若以其持股777.7万股计算,成本超过2300万元)。不过,现在*ST长油的股价更便宜了。而且我买的时候,退市新规则还没有出来。

新京报:有人认为,你在2012年买入长油,是为了重组。

陈庆桃:不是。我基本上是做长线价值投资,不是赌重组。我都是把公司分析好了才做。

新京报:你之前投资了很多ST股,为什么垂青ST股?

陈庆桃:我认为,行业都是有周期性的。

那些很高的股票,多数后来都是走下坡的。

反过来讲,那些差点的公司股票走到底部了,我们稍微支持它一下,而且有什么问题我们还可以帮到它。

一切都像提前安排好了似的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得知长油退市的消息的?

陈庆桃:我前段时间一直在国外,回来的时候到2月份了。不久就看到公告说,公司要进行大规模的计提。我当时认为没有多大问题,但紧接着就开了临时股东大会。

临时股东大会是在3月20日开的(注: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有关计提的议案)。而年报的签字日期,也是3月20日。

这让我感觉,一切都像是提前安排好了似的。

新京报:你曾表达过对大幅度的计提不满之情?

陈庆桃:现在长油有100多亿的总资产,70多亿的营业收入。实际上,长油不欠多少钱

长油退市牛散称愿意接手

。折旧怎么能算欠钱呢?

可是公司在计提的时间点上,搞得比较严重。为什么全要放到2013年来计提?可以分一些放到2014年。

计提就是账面上减少总资产而已,不需要公司掏钱出去。

我过去买的一家ST股也是这样,说亏了好多钱,但欠钱是账上的,后来把账打开重新做了一下,情况就好了很多。

新京报:会计师事务所对计提和年报也出示了他们的看法。

陈庆桃:会计师事务所所出示的“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正好说明公司的年报没有实实在在地做。按照以前的情况来做,2013年长油肯定是不会亏损的。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一定要让公司把年报从上交所追回来。之后怎么做呢?我们公开招聘会计师事务所来审计报表。如果经过审计,公司还是亏损的,那么即使退市,股民也服了,而且我们还可以进行破产重整。

新京报:假设你们这个计划成行,审核出年报有误会怎样?

陈庆桃:如果年报有误,就要通报错在什么地方?只有这样,才能判断公司还能不能继续经营下去。

如果长油的管理层,确实没有办法推进重组,我可以做。

我会一直追究下去

新京报:你有没有想过,如何去说服董事会把年报撤回?

陈庆桃:我也是股东,我有权力叫公司把年报退回来重做。董事会说要上市就上市,要退市就退市,要融资就融资,哪有那么容易?这些也得要我们股东同意才行。

开临时股东大会,几分钟就把票投完了。同一天,年报也做好了。现在管理层把公司做坏了,我们股东就应该问责他们。

我会一直追究下去。董事会和管理层做了什么,都会去查清楚的。

新京报:未来*ST长油要步入整理期和转到三板市场了,你考虑卖掉手中的股票吗?

陈庆桃:不会卖的,我会长期持有。如果董事会能把年报撤回,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话,以后股价要降到一定程度,我还买。

大股东要愿意卖,我可以全部买过来。这个公司只要愿意卖,我愿意买。

我可以找资金,我的资源也很多。我可以大胆地说,只要我能把公司拿过来,可以把长油搞得很好。

新京报:有没有起诉*ST长油的打算?有的评论呼吁,股民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陈庆桃:股民起诉的话,要走法律程序,很繁琐的。这么一来,至少也得要半年。这段时间里,公司可能都已经退市了。

“做个亏损”就退市太恶劣

新京报:最近,你一直在呼吁,企业不能随便退市。应该怎么理解?

陈庆桃:我认为,中国资本市场,上市有要求,退市也必须有门槛。我建议监管部门规定,退市也要有门槛的,不能说谁想退市就退市,退市不能太容易。

假设一个企业本来不亏损的,做个亏损就可以退市了。那它今年上市融完钱,以后做个假账就退市。说的不好听,那比抢银行还恶劣。

很多关系到衣食住行的实体企业,都是靠上市融资做大的。假设退市很容易,那它融资到手就不做了。谁还会安心做实业呢?

■ *ST长油大事记

●2011年3月4日

长油发布2010年年报,净利润显示为盈利。

●2012年4月12日

发布会计差错更正公告,2010年净利润调整为亏损1859万元。

●2012年4月12日

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3年4月20日

信永中和发布2012年审计报告,对长航油运新加坡子公司的审计持保留意见。

●2013年5月8日

股票暂停上市。

●2014年3月22日

发布净利润显示为亏损的2013年年报,满足退市条件。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